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首页 > 巾帼风采 > 正文

母爱苦旅——丰南区尖字沽乡最美母亲陈荣秀

时间:2016-08-31 11:06 来源: 作者:丰南区妇联 阅读:

    今年48岁的陈荣秀,是丰南区尖字沽乡蒲台河村一名普通妇女,和丈夫李秀军婚后几年未生育,考虑到将来养老,1999年,夫妻俩抱养了一个女孩,取名晶晶。

    晶晶的到来,让这个农家小院充满了欢笑。可养了一个多月,陈荣秀就发现晶晶的哭声跟别的孩子不一样,每次喝奶也只喝一瓶底,还经常咳嗽。“这孩子不是有病吧,趁着抱来没几天,快送回去吧。”亲戚们都劝陈荣秀放弃晶晶,可她说:“闺女到我家,是我们娘俩的缘分。真有病也不怕,我给治。”陈荣秀自责照顾不周,让晶晶缺了营养,听说葡萄糖粉里有多种维生素,就买来添加到奶粉里喂晶晶喝。晶晶还经常吐奶,她奶瓶不离手地勤喂。

    可晶晶快2岁了,还不会说话、不会走路,吃粥时米粒经常从鼻子里呛出来。在一次连续发烧三天后,陈荣秀带晶晶去了医院,确诊为先天性心脏病、先天腭裂。医生说,心脏手术费需要十来万,而且风险大,要等孩子长大点再做。当时,夫妻俩的积蓄只有一万多元,为了给晶晶攒钱治病,他们省吃俭,对晶晶的照料也更加精心了。

    2007年底,连攒带借,陈荣秀和丈夫揣着10万块钱,带晶晶到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做心脏手术。七个小时的手术,夫妻俩寸步不离地守在手术室门口。术后晶晶不吃不喝,一会儿躺下,一会儿坐起来地折腾,陈荣秀四天四夜没合眼。为了给晶晶取暖,李秀军灌热水袋不慎烫伤胳膊,数九寒冬只穿着半边上衣照顾晶晶。住院42天,闺女体质强壮起来,夫妻俩却疲惫不堪。

    为了让晶晶尽快和其他孩子一样健康成长,一年后,夫妇俩又借钱为闺女做了腭裂手术。

    旧债未还又借新债,李秀军起早贪黑地在外打工,一天也不敢歇。渔季出海打捞海鲜,农忙时下田施肥打药,什么活儿累、挣钱多就干什么。由于长期在潮湿环境中劳作,本就有糖尿病的李秀军又患上了风湿,小腿上还长了癣,晚上洗脚时挠下一层白皮。陈荣秀心疼地说:“歇两天养养吧,明天别去了。”李秀军说:“不去,谁给200块钱?咱欠的钱啥时候能还上?”而在家照顾晶晶的陈荣秀,生活开销能省就省,穿的都是亲戚送来的衣服,有个头疼脑都是硬抗。让她最难受的是肩周炎,疼起来晚上睡觉翻来覆去找不到合适的姿势。带着闺女去过市里、省城、首都的大医院,可自己的病,连乡镇卫生院也没去看过。

    有人劝夫妻俩找政府、找媒体申请捐助,李秀军说:“我还年轻,干活勤快点儿,债总能还上的。”

    晶晶虽然发育得慢,但11岁时也能上学了,还懂事了。在邻居的闲谈中,晶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反而跟爸妈更亲了。李秀军出去打工经常一去半个月,晶晶总问妈妈:“我爸啥时候回来?”爸爸一进家,晶晶就跑出来搂着他不放。“小棉袄”知道惦记爸妈了,夫妻俩再苦再累心里也甜,早点把欠债还清,一家三口的好日子也就来了。

    可好景不长,14岁那年,晶晶又说眼睛看不清,腿也疼,有时都不能回弯,夫妻俩又找亲戚们借钱给孩子看病。这下亲戚们可没好脸色了:“治好了心脏,治好了嗓子,这腿又出毛病了,啥时候是个头儿?”可陈荣秀也顾不得脸面了:“这是给孩子救命的钱,借也得借,不借也得借。秀军好好干活,早点还上。”“这么大了生活还不能自理,能指望给你们养老?跟你们又没血缘,你给她治病借多少钱了?我看甭治了。”为此,一直主张放弃晶晶的亲戚还翻了脸。

    陈荣秀一边尽力凑钱,一边联系医院,挂上了北京积水潭医院8月份的专家号,可7月中旬夫妻俩就等不及了。此时,晶晶的腿已经不能弯曲,爸爸在酷暑中背着她坐汽车,倒地铁。偌大的北京,只有小学文化的夫妻俩,有的路牌上的字都不认识,楞是靠打听,找到了积水潭医院。租了个地下室安顿好晶晶和照顾她的二姨,夫妻俩排了一天两夜的队挂号。经诊断,晶晶患的是类风湿,导致骨盆、骨关节损坏,并患有先天性白内障。在医生的建议下,第二天一早,夫妻俩又去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排号,晶晶被安排住院全面检查。这次来北京花了7万多块钱,结果却让陈秀荣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,晶晶的病无法根治,只能吃药维持。

    学不能上了,连大件的衣服都洗不了,晶晶将来怎么办?陈秀荣愁得整夜整夜睡不着。又有亲戚给她出主意:“你养了晶晶17年,花了20多万块钱治病,欠着十多万的债,半辈子豁给她了,亲妈啥样呀?有合适的人家,把她嫁出去吧,你们两口子也该省省心了。”坚强的陈秀荣哽咽了:“不嫁!谁能像我这样照顾她?!”

    如今,陈秀荣能做的就是尽力照顾好晶晶,怕衣服潮湿诱发晶晶关节疼,给晶晶洗衣服她总是多晾几天;晶晶一闹哄腿疼,她就整夜给晶晶按摩。然后比这更难的是沉重的经济压力,除了还债,夫妻俩更想多给晶晶多攒些钱,他们甚至想到百年献出遗体、器官给晶晶筹集点生活费,即使他们不在了,养女晶晶也能活下去。

    受尽了劳累,流干了泪水,换来的却是无望,瘦小的陈秀荣还说:只要我在,就要坚守这场母爱苦旅。

(责任编辑:宣教部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